央企上交退出方案 业内:不意味房价从此应声而落


 发布时间:2021-04-17 18:52:16

作为上市企业的国企完全可以言之凿凿:“我拿什么向董事会及全体股东交代?”何况,目前国企退出房地产领域也可能面临骑虎难下的局面。为争夺地王所投入的资金,其中可能包含了比例不低的银行信贷,一旦退出则会出现资金循环链条崩盘的后果。由于地王的土地要素价格泡沫化现象,国企所付出的高昂代价或

即便是限购调控带来的楼市寒潮,也抵挡不住央企从事房地产的热情。《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发现,2010年3月国务院国资委发布央企退出房地产行业的通知至今,名单中不以房地产为主业的78家央企退出者不足1/4。退市令成空2010年3月18日,国务院国资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78家不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退出房地产业。但是,国务院国资委并没有给出78户央企退出房地产业的时间表以及具体进展。退出还是继续?此后的近3年时间内,被列入名单的78家央企经历了八仙过海式的调整,转让、并购、剥离、继续开发,由于78家企业在中国房地产市场都是巨无霸级体量,每一家的变化都会带来一次地震,高潮迭起,不一而足。

保利地产定向增发80亿、中信备战A股IPO……近日,众多具有央企和国资背景的地产商动作频频,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楼市寒流让众多大型民营地产商忍痛“割臂断腕”,然而“财大气粗”的央企地产巨头们却逆势而动,借机“抄底”,获得了低成本扩张的机会。资本市场青睐央企地产商4月12日,中信华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姚日波公开表示,中信地产A股IPO计划不变。据接近中信地产的人士透露,中信正在紧锣密鼓地调整业务架构,备战A股IPO。

绝大多数民营房地产企业纷纷选择走一步看一步的策略。然而,房地产央企却从5月份开始,再次上演疯狂拿地的表演。以表现最为抢眼的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为例,该公司自3月18日以来,共投入近100亿资金购地。其中,5月20、21日两天之内,中铁建分别以14.6亿元、16.7亿元拿下北京和成都两宗优质地皮。6月29日,又在广州溢价135%购入两块地皮,翌日又拿下天津市总价超过40亿元的3宗地块。今年上半年,中铁建共用了132亿元置入土地。

2011年年初,国务院国资委规划局局长王晓齐表示,主业为非房地产业务的5家央企——鲁能集团、中航工业、神华集团、中煤集团和新兴集团,将会获批保留地产业务,从而使允许从事房地产业务的央企由此前的16家扩编至21家。市场研究者发现,退市令第一年效果显著。在2011年2月22日国务院国资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邵宁针对一年来央企退地的情况进行了通报,他表示,中央企业退出房地产业务的进展比较顺利,2010年已有14家中央企业退出。

最直接的反应是,当天虽然A股大盘下跌,但地产股率先逆势反弹,地产指数全天上涨1.21%,涨幅位列23个行业之首。当然,也有相当部分意见并不看好“央企退市”。任志强、潘石屹等开发商也在第一时间给出了回应。他们认为,此举很难从根本上限制央企不抢地王。更有专家指出,央企退出,对民企类房企也许是利好,但对于想买房的老百姓来说,仍属“利空”,房价或会涨得更高。添催化剂,地产股票上涨“央企退市”的消息传出,地产股闻风而起,并带动股市走强。

海南省国资委将保障性住房作为“一号民生工程”,确定用3年的时间建设保障房2万套,至今年9月,已开工建设12000套保障房。23日下午,南海网记者从“海南省国资委系统创先争优活动总结交流会”获悉,海南国资委系统企业广大党员干部、职工积极投身企业改革发展实践,开展创先争优活动,推动了企业在“转型升级促发展,集中力量办大事”中实现新的跨越。截至今年9月,18家省属企业资产规模达到839.1亿元,同比增长40.7%;实现利润总额12.1亿元,同比增长15.4%。据了解,自2010年5月启动创先争优活动以来,海南省国资委系统企业围绕“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服务人民群众、加强基层组织”总要求,取得一系列经济成效,为改善了民生,已开工建设12000套保障房。(记者 谭邦会)。

诚然,中央企业因其获取银行贷款的便利、成本核算盈利要求均不如一些民企严格等原因,对推高地价负有一定的责任,但责任不完全在央企。造成高地价的原因首先是供求关系的不平衡。在当前市场资金较为宽裕的条件下,由于土地资源的稀缺,一些大城市的土地在众多地产商的追捧下,价格上涨有其必然性。而供求关系的不平衡又源于当前的土地管理制度和财税体制的缺陷。正如国资委副主任邵宁所言,招拍挂制度必然产生“地王”。虽然招拍挂制度本身有利于防止暗箱操作和出现腐败,由于地方政府在土地市场具有垄断地位,且地方政府严重依赖土地财政,在此情况下,地价高涨正是地方政府所期待的。所以,寄望央企的退出解决高房价问题,是不现实的。不进行土地管理制度改革,不进行财税制度改革,不解决地方财政严重依赖卖地的局面,招拍挂制度的实行就必然产生“地王”。因此,要解决“地王”问题,应该从制度上找原因,着力完善制度,而不是把眼睛盯着央企,打央企的板子。记者 郑晓波。

”某地产央企人员表示,当初中石油都市圣景是通过法院拍卖拿下的那块地,其在拿地后遭遇了拆迁困难、规划变更等重重障碍,致使项目一直无法开建。央企近期拿地很“轻松”针对有报道称,国资委授意房地产央企在专注领域加速扩张,国资委新闻处处长苏桂锋直斥这是“胡说八道”。苏桂锋表示,国资委作为央企出资人,无权干涉企业自主拿地行为。不过,从各方反馈的信息看,近期央企在各地拿地确实有点“轻松”。一位不愿具名的开发商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们曾在几个城市卖地会上遭遇同一家地产央企,都对其中的优质地块志在必得,但是,临竞买前,他们被通知“能否稍为等一等,这块地先别拿了。”该人士有点无奈:“两次在不同的城市都是这样,央企以不算高的价格就能拿到,不能说是巧合吧?”该人士称,即使目前地产市道不好,但地块相当优质,还是很有前景的,如果让他们举牌,成交价肯定不止这么低。记者赵燕华、实习生谭抒茗报道。

尚永忠 驱蚊 门想

上一篇: 办房产证宗地图原件在哪弄

下一篇: 2016年上半年房地产百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前思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3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