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任志强的高房价观,是残酷的理性


 发布时间:2021-03-09 05:22:20

房地产市场种种乱象的根本不是“高房价”的问题,而是住房制度设计上的缺陷造成的。当初的“房改”成就的是一部分人的有产梦,同时也剥夺了那些本来没有“分配”到住房的人的公平权利。住房改革的商品化走到今天,房地产市场因为房价面临失控而到了危险的时刻,房产市场成为众矢之的,声讨虽然是针对高

针对有观点认为“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再高的房价也不能往下压”,摩根士丹利中国策略师娄刚昨天表示,中国的高房价抑制消费、投资、生产,对社会经济的发展没有任何好处。娄刚表示,第一抑制消费,购房者贷款买房,每个月月供之后所剩无几,尤其是抑制大中型城市真正应该花钱的主流消费者———白领的消费能力,高房价让很多中产阶级不堪重负。第二抑制投资。在高房价下,开发商目前没有动力去进行大规模的量的开发,因为量大了,价就撑不下去,给市场造成短缺的假象。第三抑制生产,高房价提高了大中城市的生活成本,包括超市里卖的水果、蔬菜都跟着涨,这导致很多人不敢再往大中城市去,最后民工都不敢回到大中城市打工,企业缺乏生产资料,最终抑制生产。“应该开征物业税,一举解决地方政府收入来源持续性的问题、高房价的问题、地方政府信用的问题。”(苏曼丽)。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代表委员明确表示,部分城市的高房价已超出普通百姓的承受能力,如果楼市持续高烧,不排除会有新的调控政策出台,相信在一系列的调控政策作用下,高房价将面临回调压力。聚焦 高房价成众矢之的和每年两会一样,在今年两会上,楼市再次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之一,其中,有关高房价的讨论更是持续升温。的确,在去年底至今年初一系列楼市调控政策陆续出台的大背景下,虽然部分城市的楼市成交量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跌,部分城市房价出现了一丝“松动”的迹象,但房价总体仍然持续走高。

在这个专家不被信任的年代,不问青红皂白地驳斥专家言论已经成为一种时髦。不迷信权威是好事,但人人自以为比专家高明恐非好事。就房价而言,人们只是固执地认为,房价畸高缘于政府土地财政、房产商暴利以及行业腐败,除此之外的一切言论似乎都是荒谬的,甚至是骗人的。但事实果真如此吗?土地财政、房产商暴利以及行业腐败固然是房价畸高的重要原因,但愤怒的人们千万不要忘记,任何商品的价格都主要由供求关系决定。中国房价飞涨与城市化进程相生相伴,总体而言,需求不断增长是房价不断上涨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这是自去年以来国内各地房价的过快上涨已超出一般家庭收入增长速度和经济承受力的客观反映。本季显示的中高收入阶层反映房价过高“更为突出”的现象,足以说明前期房价涨幅过快不仅仅影响低收入阶层,该问题已在相当程度上具有普遍性,需要引起各方高度关注。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就表示,央行问卷调查反映出当前我国民生中最大的症结,即高房价问题。“两会”刚刚结束,有关部门应尽快抓紧研究落实中央的相关政策,搞好通胀预期管理,同时积极关注资产价格,多管齐下,在促进各地房地产业健康发展的同时,将房价保持在合理水平上。有关专家还对记者表示,只有对不同部门实施差别化的信贷结构调整,才能避免货币政策在传导过程中偏离目标,保证货币政策的执行效果。2010年,落实适度宽松货币政策时,对于过度投资、投资低效、风险较大的部门,比如高耗能行业、投机性房地产需求等,央行可通过各种政策工具,抑制其贷款过快增长。有关专家认为,在政府各部门的通力合作下,我国“过热”的房地产市场一定能“冷”下来,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上来。(李倩)。

房价成本上的谜题,也就成了公开的秘密。腐败成本,听起来敏感刺激,实质上却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因此,仇和坦陈高房价的腐败成本,约等于那个发现皇帝新衣真相的小孩第一声惊呼,勇气和胆识值得叫好,但对终结高房价难题未必有多大裨益。理论上说,打击了楼市上的腐败行为,开发商成本下去了,房价自然也就会跳水了——但是,这纯粹是一厢情愿。首先,楼市上的腐败症结不在于“案发后”,而在于“事发前”,掌握了线索的腐败,基本就是司法问题了,如果没有常态的制度改良跟进,这样的打击只会启发那些官商勾结更为隐蔽而已;其次,我们与“房腐”作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了,成果也不少,但是,追讨出来的赃款,与我们已然埋单的高房价之间,并无直接关联,换句话说,即便楼市腐败天下大白,为腐败所累的业主得到了一丝补偿吗?楼市上的反腐只是救火,要杜绝那些燎原的星星之火,仍须对相关权力严加看管,杜绝其卖身当房产老板保护神的可能。(邓海建)。

此外,居民收入不断扩大,高收入阶层的边际消费倾向很低,于是将很大部分收入用来投资房地产,从而也催生了投资投机性需求。购房主体“异化”与购房“外援团”一个正常的房地产市场,其刚性需求主体应该是30多岁到40多岁年龄段的人。而目前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上,虽然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在一定阶段内租房比买房更合适,但在传统的“有房才有家”观点下,还是有很多年轻人进入初次购房的大军,他们不惜花光父母、亲戚朋友,甚至爷爷奶奶(购房“外援团”)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积蓄(很多是因享受了公房私有化好处而积攒下来的),也不惜透支他们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未来预期收入,成为“房奴”,纵使中国的房价收入比再高,“房奴”依然前赴后继,显示了中国楼市需求的超刚性。

数一下现今广州万元单价以下的区域,清远、从化尚在“7字头”区域,花都已经跃升万元区,中心城区嗖嗖从一万破两万跃3万龙门,现在已经奔4万去了。话说回来,若是家里存下几套房或者积攒几百万,现在手头的动产或不动产,也只能换一套新房。为买房,以身试法抢银行,或者收受商业贿赂,到最终必定是“一伸手就被抓”。可惜的是,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并不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士,北京白领从2005年开始留京获得京户,辗转多个公司最后失业时遇到女朋友,硬着头皮要买婚房,结果手头仅有的十几万投进去买一个二手房,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无力支付首付,时光倒流七八年或许有可能。这种人与其说是被高房价迫害,不如说是被自己的理财能力所害了,不敢真正面对自己的经济实力,“没那么大个头就别戴那么大的帽子”,房价只是一个为个人愚蠢不智而开脱的借口。作为个人,看到这些犯罪事件都可以总结出几条深刻的反思,警惕自己勿因买房供房而失去理智。但这个社会,看到无数苍生为房奔忙“卖命”,是否也应该反省一下——这个社会肿么了?(李凤荷)。

同时,政府卖地赚了钱,也要在建设保障性住房方面有更多的作为。此外,很多房地产市场的问题要放到整个经济层面去解决,比如:如果加强中小城市的市政改造和产业布局,不把资源太过集中于大城市,大城市的房价相对就会回落;如果实体经济和结构调整加快,很多资金就不会进入房地产行业;如果高房价一定程度上折射了百姓收入增长缓慢的现实,那么切实提高百姓收入也是途径之一。对于2010年的房地产市场,业界已有一个基本共识:像去年下半年那样疯狂是不现实的,市场没这么傻,政府也不会答应,因此房价调整势在必行。

比文物价格还贵的房子如今能给年轻人带来的只有痛苦和压迫下的无奈。一个幸福的社会应该是一个多样化的社会。年轻人不仅要拥有房子,更应该拥有其他幸福的一切,比如家庭的天伦之乐、夫妻恩爱之乐、相夫教子之乐。但是因为有了房子,其他的幸福就不复存在,而且房屋本身何乐之有?当80后每天一睁眼就是数百元的房贷,他们还有心情去想念其他吗?记得有一个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大哥的话让我震动良久。当我问他整天跑北京的大街小巷烦不烦时,这位大哥回答我:“烦也没有办法,每天一睁眼,就是300元的车份子钱,你不跑怎么办?我也想周六带老婆孩子出去玩玩,但是人穷志短啊。

市辖县 新晋悦 路香楠

上一篇: 买的安置房对方不协助过户咋办

下一篇: 房产位加对方名字需要什么证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前思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6121